2019年8月26日星期一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管理 
 现在位置: 中国投资协会 > 绿色发展 > 国投委组织机构






陈清泰:汽车革命与能源、交通、城市变革协同发展

陈清泰认为,汽车革命要提高交通效率,降低交通成本,减少交通伤亡,必须与能源革命、信息革命、交通变革和智慧城市实现融合与对接。

7月1日-3日,2019年世界新能源汽车大会在海南博鳌举行。

本次大会以“新时代·新变革·新产业”为主题,突出电动化、智能化、共享化融合发展特色,聚焦汽车与能源、交通、信息、通讯等领域联动,以及和智慧城市的应用场景深度融合,将对未来我国乃至全球新能源汽车发展起到引领作用。

在7月2日的主题论坛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党组书记、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陈清泰理事长发表了关于汽车革命与能源交通和城市协同发展的演讲,并阐述了以下观点:

第一,汽车革命与能源革命融合,将大幅度改善能源结构。

我国石油消费连年增长,而自产原油最近却连年下降,2018年,我们原油对外依存度已经超过70%,超越了能源安全的警戒线,但现在我国每千人汽车保有量仅为160、170辆,未来较长一段时间仍处于增长期,如果仅仅依赖石油,能源安全将成为重大问题。圆我国14亿人个人出行机动化之梦,现实的选择就是电动化。可喜的是,与汽车电动化并行的是可再生能源的迅速发展,电动汽车规模化发展需要较大电力保障,而较大规模可再生能源则有赖于消纳和存储间歇性能源的储电能力,二者通过能源互联网的衔接,将产生巨大的协同效应。未来的电动车因其数量庞大,总体上有强大的储放电能力,足以保障可再生能源的充分发展。

第二,电动化要放在绿色化的基础之上。

2018年中国率先把新能源汽车上升为国家战略,在此前后,美国加州政府开始推行汽车零排放积分政策;2016年,欧盟多国政府提出限售传统燃油车时间表;2017年,欧盟提出更加严格的二氧化碳排放标准,倒逼汽车产业的转型;2018年7月,英国交通部发布了《零排放之路方案》,助推市场实现到2040年停止传统燃油车销售的过渡。这使英国交通零排放率先从规划进入到了实施阶段。汽车动力系统的转型原本是市场推进的正常过程,诸国多少一反常态、一而再再而三地出售干预,成为这项技术变革的推动力。拯救地球生态的紧迫性,兑现《巴黎协定》承诺,大幅度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实现绿色出行是各国政府高度一致性行动的初衷。因此,电动车自身发展到一定程度必须从制度上、基础上、技术上使电动化与新能源对接,并把电动化的全产业链放在绿色化的基础之上。可以预期,到2025年前后,电动车的性价比超过燃油车,太阳能和风能等发电成本低于化石能源,市场将以强大的力量驱动电动汽车的发展和能源结构的转型,以日益加快的步伐走向零排放公路交通。

第三,共享出行有望重构城市交通。

传统的以私家车为中心的城市交通体系,已经成为大城市病的一大顽症,电动车+互联网+自动驾驶与共享出行形成最佳搭配,为再造城市交通体系展现了新的前景。多项研究报告表明,电动化、网联化、智能化的电动汽车将使共享出行的“人公里成本”下降45-82%;未来自动驾驶的共享汽车可以自行移动到出行需求点,实现无缝接驳;人、车、路实时共享交通信息,使出行效率提高。

在中国,很多消费者天天就生活在互联网上,他们越来越接受“少拥有、多分享”的理念。2017年,仅滴滴打车就在全国430个城市为用户提供了超过74亿次移动出行服务,平均每天超过2000万次。目前,仍保持着两位数的增长。共享汽车以不同的方式满足不同人群的出行需求,将弱化私人购车和开车的欲望。为应对这一发展趋势,奔驰、宝马、丰田等汽车巨头已纷纷开始布局共享出行服务。

第四,跨界技术和造车新势力的加入增强了创新活力。

良好的机动功能只是电动汽车的1.0版本,充分释放未来汽车造福社会的潜能还有赖于网联化、智能化和出行服务的创新,但是要把电动汽车升级为“强大的移动智能平台”,成为电气化、电子化、互联网化、智能化高科技产品,对于传统车企是巨大的挑战,因为并不是把各种硬件和软件堆砌到车体上就可以做到的。

我国年轻一代对信息化有强烈的偏好,很高的要求。我国电子信息和互联网企业有较强的能力和意愿通过创新满足这些要求。二者结合有可能形成我国车联网和智能化的特色和强项。互联网造车新势力正是看到了这一发展趋势和新的机会而勇敢地闯了进来。这成了我国有别于其它汽车生产国的一大特点,也是一大优势。它们的进入给汽车变革注入新的基因,带来了新的理念、新的技术、新的商业模式。在跨界技术和造车新势力参与下重新定义未来的汽车,可以确保电动化的汽车把稳网联化、智能化的方向,很好地实现与未来的对接,特斯拉是全球第一颗明星,不会没有后来者。

第五,汽车革命与能源、交通、城市变革协同发展。

支撑汽车革命的是新能源和信息技术的快速进步;倒逼汽车革命的是拯救地球、减少碳排放和保护环境的紧迫性;适应信息化的社会需求,汽车必须由“信息孤岛”转化成“超级移动智能终端”,汽车革命还要实现的就是提高交通效率,降低交通成本,减少交通伤亡。为此,汽车革命必须与能源革命、信息革命、交通变革和智慧城市实现融合与对接。

未来的电动汽车,将是储存和消纳绿色能源的基本单位,是智能交通、智慧城市的基本单元,是将新一代移动通信、共享出行链接在一起的节点,从而推动能源革命、信息革命、交通革命和消费革命,较大程度上破解长期困扰我们的能源、环境、城市交通等痛点和难点问题,重塑未来的出行体验。

第六,未雨绸缪,做好顶层设计。

有关方面预计,2030年我国电动汽车产销量将达到1500万辆,不同级别自动驾驶基本普及,保有辆将达到8000万辆。如果能实现,涉及能源结构调整,智能网联建设,交通基础设施升级,新一代移动通信的支持,产业链的调整改造,标准法规的调整,以及就业岗位的转移等,是一场波澜壮阔的工业革命。其中,每方面都是周期较长、牵动全社会的重大社会工程,需要政府未雨绸缪,做好顶层设计,从开始就把汽车、能源、交通、通讯、城市进行综合考量,实现技术协同、规划协同、政策协同、法规协同、有序推进。其中,打破壁垒,放开市场,加强跨学科、跨行业的协同创新至关重要。从这个意义上说,制定一个经科学论证的顶层设计和时间表,给市场和社会应有的预期,是推进汽车革命走向成功的一个重要条件。

第七,积极应对挑战。

我国电动车发展成就显著,未来可期。但接下来的几年将是一个重要的调整期;政府补贴的退出、双积分政策实施;外资股比放开,国际品牌电动车大举进入;造车新势力产品全面进场参展,竞争形势将更加激烈复杂。面对未来汽车和未来出行,政府和企业应深刻洞察迅速变化的技术和市场、精准研判产业发展形势、深入评估这些变化带来的影响,及时做出应对。

一是注意补贴退坡后的市场导向下的产品结构的变化,按照市场的需求及时调整。要练好电池、电机、电控等电动化的基本功,保障产品质量,守住安全底线,不要输在起跑线上。

二是动力技术的电动化是这场变革的基础,而未来的汽车正在被电气化、电子化、互联网化和智能化重新定义。要特别关注这一发展趋势,发挥我国在网联化、智能化上的优势,增强产品和企业竞争力。

三是核心零部件和系统软件仍是我们的弱点和痛点,要大力加强相关核心零部件研发和生产,特别是系统软件的开发。

四是面对汽车业最大规模产业链、价值链重构,跨界融合是成败的关键。车企要适应重构形势,以谦恭的心态把手伸出来。互联网企业、电子电力企业、新能源企业、电网公司、出行和物流公司要把握这一重大发展机遇,果敢地把手伸出去,各自发挥优势,实现跨界融合,共同分享这块数万亿级的大蛋糕。

五是未来一段时间市场竞争加剧、优胜劣汰形势严峻,以2020年为标志,激烈的竞争将展开,大浪淘沙、企业重整重组、重新洗牌的过程将会到来。企业要认真研判面临的形势,理性做出决策;政府要为企业重整重组和退出创造适宜的政策环境。

我国几乎比任何国家对这一论汽车革命都有更加热切的期待。这次汽车颠覆性变革的底层是可再生能源,是电动化、网联化、智能化、共享化的高度融合。而这几方面恰恰都是我国近年发展状况良好的新兴领域,有一定比较优势,如果把握得好我们有可能成为一个赢家。

来源:汽车产经网

 
 
******
信息来源:本站 2019-07-19

Copyright © www.it11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中国投资协会    京ICP备15043208号-2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木樨地北里甲11号国宏大厦A座(国宏宾馆)    邮编:100038
一分彩快乐8-快乐8一分钟彩票